苏珊·桑塔格在她的《论摄影》中说过的一句话:

“收集照片,就是收集世界”。

“To collect photographs is to collect the world.”
(Susan Sontag, On Photography, P.3)

我完全同意这一观点,“收集照片,就是收集世界。”在我看来摄影爱好者都是那种喜欢收集食物的小老鼠,他们总是想收集生活中的所有的东西,包括漂亮的女孩、宠物、风景、食物,漂亮的光线效果或者故事等等,但是每个人其实都知道真的去收集一切是不太可能的,所以自然而然的,拍照就成了他们的最好的选择。这是一个完美的解决方案,因为真的去拥有它们不太现实,有的时候你需要付出很昂贵的金钱上的代价,有的时候去拥有它们就是非法的,有的时候这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
所以从这个角度上来看,总是拍下所有东西的人其实都是占有欲很强的人,换句话说,他们都是怀旧的人,他们害怕失去任何的东西。当然你也可以说这是因为他们的童年经历导致的,但这几乎成了自弗洛伊德以来的一个非常标准的借口。但是有一件事情是真的:收藏其实是人性的一部分。

从根本上来说,人是基因制造的机器,而基因只有一个目的:就是复制自己。为了有机会能够尽可能(多)的复制自己,并且确保那些复制品(也就是我们的孩子们)能够活到他们可以继续复制自己的年龄,基因就创造了第二个需求:活得更久。对,你也可以称之为“安全感”。你看,基因需要我们有安全感,能活得更久,而你又知道“活着”是需要社会资源的,资源越多,人们就越有安全感。所以这就是为什么人们总是喜欢收集东西。这是一个很基本的原因。当他们拍照的时候,他们其实是满足了自己收集资源的一个心理需求,即便这只是一个幻觉。

而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这并不是什么问题,但是对于摄影师来说,这就可能会成为一种阻碍。因为在一个摄影项目里面,如果摄影师总是害怕错过任何细节,总是在拍摄一切,那么这组照片就不可能有一个显而易见的主题,它会变得又单调又乏味。而当你问这些摄影师“你拍这照片是什么意思”的时候,他们通常都没有办法给你一个明确的答案,或者是说他们会给你一堆答案,因为他们并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,他们只是在被动的去符合人性的需要。符合人性的需要并没有什么错,但是问题是他们实际上是只在收集自己的记忆,而这些记忆只对他们自己才有意义。这就是为什么很多摄影师总是很喜欢自己拍的照片,但是别人对它们却不是那么感兴趣。

所以我认为有必要要学会去压抑自己收集一切的欲望,而摄影师需要对我们拍摄的东西保持理性,在拍摄的过程中,摄影师应该时刻牢记我们的拍摄的目的,要判断什么该拍什么不该拍,只有这样才能用照片来清晰地讲述一个故事,才能清晰地去表达一个观点。这也是为什么我有时候会说用胶片相机会进步得更快,因为胶片实在是太贵了,人们总是会在用胶片时想得更多一些,会要尽量的确保每一张胶片都用在了正确的地方。这样一来我们就不太可能“什么都拍”了。

 

Leave a Reply

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。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